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影沙龙 > 正文
而是要界上扮演领导的角色
2017年08月12日 电影沙龙 ⁄ 共 3072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8 views+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把此次访华唯一一个电视专访的机会给了《杨澜访谈录》让我们深感荣幸。不管是因为作为奥巴马对中美两国态度的“”,还是应对当今全球共同面对的金融危机,希拉里的来访都足够让人瞩目。

采访地点定在美国大。上我们感受着春天阳光的温和,相信今天的采访也会和这早春的阳光一样暖融融。美国大是区最新的“一份子”,设计中体现了中国的元素。当希拉里一身藏蓝色西服、配着别致的饰品,在众多随从官员的陪伴下出现在我们视野中的时候,现场的人体会到一种朝气勃发。

第一次采访希拉里,但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希拉里。与1998年她作为第一夫人跟从肯林顿总统访华的时期相比,今天的希拉里显得更加轻松,这恐怕是自信程度的不同吧!当我见到她本人向她提到这一印象时,希拉里爽朗的笑笑说:“也许是因为我够老了吧!”

为了平衡中外的采访要求,希拉里的新闻官给《杨澜访谈录》安排了7分钟的采访时间。7分钟,我们以秒计时。顺利的是,我们的问题都得到了希拉里的回答。在我与希拉里谈兴正浓的时候,一直陪在希拉里旁边的新闻官示意栏目组时间到了。但是作为一个记者,我怎么能够放弃这个机会,在最后时刻我又及时提出了一两个问题。希拉里听到后,对她的新闻官欣然摆了摆手,说:“不,我愿意回答这些问题。”就这样,在希拉里的帮助下我们的采访时间从7分钟延长到10多分钟。

采访结束后,希拉里邀请我们有机会去美国再对她进行采访,那样会有更充裕的时间。

“你希望她朝什么方向发展?”我问到。希拉里说:“我觉得她是很有主见的人,我对她自己的选择都很支持。就像大多数母亲一样,我只要她高兴就好,希望她生活得好,我只要求这些。”

对于一个母亲而言,切尔西给希拉里带来了很强烈的幸福感。希拉里很骄傲的说切尔西“综合了我和她父亲的优点”。“她性格很好,工作努力;她是个很好的朋友,也很有爱心。”在说到切尔西时希拉里滔滔不绝,最后希拉里由衷地说:“我作为母亲觉得很幸运。”

作为一个职业女性,希拉里也取得了令人羡慕的成就。在退出美国总统候选人竞选转而支持奥巴马的时候,作为一个职业女性来讲,她所表现出来的气度和面对挫折的态度足以令人敬佩。

在这次访华的过程中,希拉里也和一些中国女性进行了对话。她们中,有些人是十一年前认识的;有些人,像切尔西一样年轻。对于那些有志向追求成功、希望扮演角色的却又担心失败的女性,希拉里她们“要倾听自己的,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希拉里说:“不管是青年男性还是女性,战胜恐惧、承担风险;不、而去追求梦想,是需要相当的勇气的。”对于“什么是最好的人生方向”,希拉里也有自己的见解,她说:“每次有年轻人问我什么是最好的人生方向,我总是说‘要充分认识和相信自己’。做那些充实他们的社会生活和职业生涯的事,那样的话他们可能会经历变化、他们的人生道可能会有曲折,但是我觉得追求自己觉得重要的事业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问:你对外交委员会的时候,说到美国应该在国际事务中运用“巧实力”。这个策略在你这次亚洲之行,尤其是对中国的访问中是如何体现的?

答:在奥巴马中,我们的目标是“运用一切手段加强与世界的关系。”在外交政策方面我总是说三个“D”,也就是防卫、外交和发展,我们尤其要重视外交和发展这两项。我上任这一个月以来,一直重申我们要代表和美国的利益、安全和价值观,但是我们乐意倾听。我们两个国家非常不同,中国和美国有着截然不同的历史,我们需要更好地相互了解,以便发现更多的共同点。(这次访华)我和的会谈让我很受鼓舞,我们有多个领域是可以展开合作的。我们原则上确定要建立经济方面的战略对话,不仅是在应对经济危机方面进行交流,这当然很重要。而美国和中国都要在推动全球复苏方面扮演领导角色,同时还要谈清洁能源、气候变化,更多的教育交流、人文交流、医疗卫生、科学技术方面的工作。我希望我们的联系更深更广,官员之间的联系很重要,但是中美各种人群之间的联系也要发展。

问:前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一直积极推动中美对话,就像你说的战略经济对话。你是否了奥巴马总统恢复国务院在这项工作上的主导地位?如果是的话,这一对话的框架会是什么样的?

答:我们的对话将是全面和整体的,我会和财政部长共同主持这一对话。因为确实有一种情况,就是以前我们间的对话明显偏向于经济问题,是由传统的财政问题主导的,这些问题非常重要,但是还有很多其他的议题是需要高层次交流的。我们两国的各个层次一直有很多交流,但是我们希望整合这些交流。我们两国首脑将会在四月的G20峰会见面,到时他们会宣布我们的对线、定位两国关系的词汇——对于辞令来说,我更重视行动

问:你有没有找到给我们两国关系定位的词汇?你丈夫领导的把这一关系称为“建设性的战略伙伴”,布什称两国为“利益相关方”,你找到一个新的说法了吗?

答:相对于辞令来说,我更重视行动。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在建交三十年来经历了戏剧性的变化。中国的巨大发展是应该令中国人自豪的,我们现在需要证明的是:美国和中国能够进行有效的合作,这不限于双边事务,而是要界上扮演领导的角色。就说现界面临的两个重大问题,没有美中的合作和主导,对全球经济复苏的期待就是不现实的。我确信,应对气候变化也离不开美国和中国的合作。所以我们的计划是很实际和具体的,在我们的合作上 ,我们关心的不是名目,而是在具体的内容。

问:你引用了一个中国典故“同舟共济”来表达我们要携手应对经济危机,而与此同时“买美国货”的论调又引发了对贸易主义的担忧。美国如何来平衡它的国际义务和国内的压力?

答:奥巴马总统及时表明了我们不会奉行主义经济刺激计划中的条款,必须在遵守国际协议的前提下实行。我们知道,贸易主义对美国是不利的,我们需要和中国等国家一起建立一个让经济发展和繁荣的框架。我们在国内也有功课要做,不仅是刺激经济我们还要强化制造业、汽车工业,所以说我们自己需要做很多决策来我们的经济的未来。我觉得中国也是。中国的中央在采取刺激经济的行动,你们在应对失业民工的问题。我们两国都有自己的国内问题的挑战,但是我们不能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而全球经济增长,因为我们的人民需要这种增长。

问:你在工作中要面对全世界的无数的挑战和问题:伊拉克到加沙,从核扩散到气候变化,当然还有经济危机。你是怎么给自己的国务卿任期设立可实现的工作目标的?

答:确实这一届一上任就面临无数问题。你举了几个最令人瞩目的例子,我们不能顾此失彼,这也是我提出了任命特使的原因之一。因为我们需要全面动员,每个人都要全力以赴、精诚合作来寻找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在工作上我不能挑三拣四,而要随时注意全球的各种问题。但是我还是把第一次出访选在亚洲,因为我想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那就是美国的影响力不仅是跨大西洋的,也是跨太平洋的。我们认为在经济增长和友好关系方面二十一世纪的亚洲,包括中国都有很大的潜力。

问:你觉得中国是否应该继续投资于美国国债?因为在中国有人认为由于前景不明朗,我们不应该再增持。

答:我当然觉得中国和中央银行继续购买美国国债是很明智的选择。有两个原因:首先这是一项好的投资、安全的投资。即使全球经济危机,美国经济仍然稳定、信用依旧良好;另外,我们两国的经济是密不可分的。中国知道如果想恢复对她的最大的出口市场,也就是美国的出口,美国需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刺激经济,也就是说我们需要进一步举债。要是我们不能恢复我们的经济,对中国也是不利的。选择继续支持美国国债显示了中国是认识到我们的经济联系的。我们需要共进退,我们确实要同舟共济。好在我们步调一致,正在划向彼岸。

点击进入“名人婚恋”论坛,看名人娱乐人生……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