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娱乐花边 > 正文
村上春树新书首印130万册,大家都在迷恋他的什么?| 好奇心小数据
2017年02月27日 娱乐花边 ⁄ 共 2054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3 views+

上周五,日本各大书店正式发售了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两卷本长篇新作《杀死骑士团长》(騎士団長殺し)。零点发售现场,大量村上春树的粉丝排着长队,只希望早点能买到新书阅读。其中,三省堂书店神保町本店还在 0 — 6 点举行了“最早读到村上春树新作的彻夜读书会”。

新书上下两册的篇名分别为“意念显现篇”和“隐喻改变篇”。主人公“我”是一个 36 岁的肖像画家。他和妻子离婚后便隐居在东京郊外的山谷。“我”在山谷居住期间,和两位女性发生了性关系。一个年长于“我”,另一个比“我”小。两人都是有夫之妇,也都是向“我”学画的学生。后来,一个无面男子想要给自己画一幅画像,找到了“我”,故事由此展开。

这是村上春树时隔四年后的又一部长篇小说作品。故事看上去有以往多部作品的影子,总得来说,村上还是那个村上,村上也只能是那个村上。

村上最近两部长篇还是 2013 年出版的《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和 2009 年出版的《1Q84》(三卷本)。


出版商新潮社称,《杀死骑士团长》首印量达 130 万册,其中上册 70 万,下册 60 万,足以可见出版社对村上春树新作的信心。而像之前的《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和《1Q84》首印量也都分别达到 50 万册和 88 万册。

另外,《挪威的森林》发行量现已超过 1000 万册,《1Q84》也超过了 800 万册。村上春树在日本的号召力可见一斑。即使相比全球最畅销的几位作家新作的首印量,村上春树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为什么人人都爱村上春树?好吧,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有那么多人喜欢村上春树?

有一个说法是他对都市人心灵的抚慰能力异常出色。日本著名批评家、东京大学教授小森阳一在其著作《村上春树论》中分析《海边的卡夫卡》时指出了这一点。日本社会在泡沫经济崩溃十年之久的经济停滞、阪神大地震和奥姆真理教主导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等的发生,让日本人有一种亟需被“疗愈”的需求,而村上春树的作品恰好满足了这种趣味。当然,小森阳一的解读可能过于日本化和历史化,并不能解释村上春树作品在美国或者中国等地的畅销。

至于在西方,“村上能够吸引西方读者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他写的都是些特立独行的人,他们确信这个世界对他们而言,并不是一目了然的。那些完全认同主流的价值观,生活得稳扎稳打的‘成熟’辈应该不会喜欢村上春树。在作品中,村上从不假装知道所有的答案。事实上,他将那些假装什么都懂的人视作滑稽甚至邪恶。当你年轻( 或者虽然上了一定年纪却并‘不成熟’) 时,最讨厌的就是那些所谓的权威人士试图灌输给你的那些刻板、公式化的论调”,哈佛大学日本文学教授杰·鲁宾在《洗耳倾听:村上春树的世界》一书中写道。他本人是村上春树在美国的作品译者之一,也是村上春树的好友。

来自:当当

村上在中国的流行是个特例。对都市人的抚慰只是近几年的事情,村上最早风靡国内市场的作品是那本有点不太村上的《挪威的森林》。不过完整的村上系列随之跟进,早期的译者林少华一直身处“到底有没有准确表达村上春树”的争议之中。

如果粗暴地总结,村上早期的流行恰好处于国内“小资”消费的流行期。他那些相当具体的都市生活和品牌消费描写迎合了相当一部分年轻人的口味。要说是早期的生活美学引导也绝不为过,其实哪怕是现在,他的爵士乐曲目还是会被人做成广为收藏的清单。

如果你读过几本村上春树的小说,肯定会有这样一种感觉。他的小说都很“类似”。借用文学评论人张定浩的概括便是:主人公永远为男性,三十到五十不等(其年纪随作者自己年纪增长会适当增长),离异或分居,喜欢爵士乐,阅读趣味是巴尔扎克、托马斯曼、古希腊史,身旁总有几个可人女孩儿,很会享受生活,却永远沉浸在过去与幻梦中。

作家张佳玮也有对这一形象的贴切描述:“一个不介意孤独的主角,乐滋滋但也不以此为傲的,平静的过着自己的日子,与彼侧世界,即,一个会吞噬你的幽暗、孤独、庸俗、暴力的世界,做平静的抗争,偶尔自嘲一下自己的处境。”

这可能是村上春树能在全世界赢得读者的共同原因,尤其是对那些在都市生活的年轻人和新兴的中产阶级阶层。毕竟,都市总是相似的,问题是共有的,孤独也是共通的。

来自:亚马逊

最后很重要的一点,村上春树并不日本,相反,相当国际化。英国作家 Tim Parks 在《纽约书评》中提到,当前世界文坛存在一种现象,他称之为“全球小说”。这种全球小说的特征是语言简单、通俗易懂。村上春树和韩国作家韩江(曾以《素食主义者》获国际布克奖)等都属于这类代表。这也使得全球读者都比较容易接受,并且爱上他们的作品。

不过,村上春树本人却没有他小说中的主人公那么虚无,倒是显得颇为“励志“。他 29 岁才成为一名作家,爱听爵士乐,热爱长跑,亲手翻译小说,过着极其有规律的写作生活,定期产出一部作品,每年诺奖颁奖被人提起一次,写作也开始介入现实(如《地下》)等等。

“我觉得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种喜剧。这种城市生活,电视有 50 个频道,政府里的那些蠢货,这是都是喜剧。所以我尽量严肃,但我越严肃,我觉得越滑稽”,村上春树在接受《巴黎评论》时说道

制图:冯秀霞

题图来自:tku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