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娱乐花边 > 正文
今时不同往日,移民在欧洲同样面临着驱逐和阻隔
2017年06月06日 娱乐花边 ⁄ 共 2937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4 views+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柏林电 - 就在德国内阁批准对可能被视为威胁的非法移民进行电话窃听和使用电子手铐的几个小时以后,上周三晚间,一群阿富汗人在慕尼黑机场被送上一架飞机驱逐出境。

此次驱逐是去年秋天以来针对阿富汗人的第三次如此大规模的驱逐,它和新的反恐措施共同成为了政治逆流正在变强的清晰信号,这使欧洲和美国一样,成为了一个更加不欢迎移民的地方。

上周,慕尼黑机场的一辆公共汽车搭载着即将被遣返回阿富汗的人们。图片版权:Matthias Balk/德新社,通过法新社 — Getty Images

在整个欧洲大陆,随着针对新移民日益增长的敌意与欧洲人长期持有的宽容和开放的价值观之间的冲突,人们正在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关于如何对待移民的辩论之中。

许多政府正在限制他们对陌生人的欢迎态度。瑞典去年收紧了移民规则。英国脱离欧盟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阻止外国人的涌入。意大利开始计划训练利比亚人拦截移民船只,使之远离他们的海岸。匈牙利认为移民政策的转变证明了该国建造以封锁边境的“正确性”。

接着,以德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开始采取更加坚定的措施,以确保避难申请被拒的人离开这些国家,就像上周三被驱逐的 18 名阿富汗人一样。然而过去情况并不总是这样的。

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领导的政府今年即将在大选中面临严峻的挑战。在一些恐怖活动嫌疑人被发现属于待遣返移民以后,政府开始采取措施,以加快驱逐移民的速度。

法国加来附近一处定居点的警察。当局解散了这个营地。批评者指出,当局事先没有为移民提供充足的信息。图片版权:Mauricio Lima/《纽约时报》

以领先者的身份进入法国总统选举最后阶段的法国民族主义者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将自己确立为驱逐移民的支持者。她表示:“目前,没有人被送回他们的出身国。”

勒庞上周在法国电视节目中表示:“每个人都留在这里。每个人都住了下来,七百万人无业,九百万人生活贫困。我们的医疗体系已经饱和,但我们仍然在接纳来到这里的人。”

欧洲各国的数据显示,虽然政府慌忙限制外来人口、封锁巴尔干等地区的移民路线、缓和民族主义者的言论,但移民仍然在持续涌入。

例如,负责管理避难申请的法国政府机构报告说,他们在 2016 年收到了 85244 份申请,比前一年增长了 6.5%。超过 40% 的避难申请得到了批准。

与此同时,法国最高行政法院驳回了人权组织提出的将阿尔巴尼亚、亚美尼亚、科索沃和塞内加尔从避难申请失败者可以被送回的安全国家名单中移除的请求。

去年 12 月,正在寻求庇护的突尼斯年轻人阿尼斯·阿姆里(Anis Amri)将一辆卡车开进了柏林圣诞集市,导致 12 人死亡,50 人受伤。此后,德国关于驱逐移民的辩论开始升温。阿姆里之前被意大利驱逐,曾经以至少 14 个化名申请福利和其他利益,并被列入应当遭到驱逐的恐怖主义威胁名单。

不过人们无法驱逐他,因为他的出身国突尼斯无法提供身份证明文件。在发动袭击以后,他先是逃到德国西部,然后逃到荷兰,最后逃到意大利,并在和警察的枪战中被杀。

2016 年,在海上得到救援的移民抵达西西里。意大利开始计划训练利比亚人拦截移民船只,使之远离他们的海岸。图片版权:Uriel Sinai/《纽约时报》

试图在 9 月份的大选中获得第三次连任的默克尔同时面临着右翼和左翼的压力。她以阿姆里的袭击为依据,向德国负责驱逐移民的 16 个州施压,要求他们消除“这种巨大的伤亡威胁”。接着,她尖锐地敦促来访的突尼斯总理,要求他大力加强该国和恐怖主义的斗争。

不过,国际特赦组织和人权观察等人权组织以及一些国家和地区级组织谴责欧洲政府对移民过于严厉。他们说,这些移民只是想寻求更好的生活,或者努力逃离战争和迫害。

国际特赦组织表示,当法国当局解散加来附近一个多年来容纳数百名移民的定居点时,官员们“没能真正咨询移民和避难申请者的意见,没能在驱逐之前为他们提供充足的信息。”该组织表示,其中许多人是未成年人,他们想要去英国,那里有他们的亲戚。

在某种程度上,英国国内关于驱逐移民的讨论被纳入到了关于欧洲移民规模的大讨论中,这些移民促成了英国去年 6 月脱离欧盟的公投。关于英国有多少人应当被驱逐的问题同样存在争议。

在意大利,安全专家马尔科·明尼蒂(Marco Minniti)去年 12 月成为了内政部长,开始推行期待已久的措施,其目标是通过加快处理避难申请的速度来限制移民。去年的避难申请达到了 12.3 万份——远远高于 2013 年的 2.6 万份,当时意大利更多地被移民看作向北进入中欧的中转国。

新的法令取消了对于拒绝庇护的决定进行上诉的权利,并且增加了工作人员,以加快处理申请的速度——在默克尔 2015 年秋天突然开放德国边境以后,德国也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避难或者其他国际保护形式遭到拒绝的移民,意大利将在所有 20 个地区建立“遣返中心”。类似中心几年前由于环境投诉而被关闭。这一次政府表示,遣返中心将受到严密监督。

2015 年,移民位于分隔塞尔维亚和匈牙利的围墙旁边。图片版权:Sergey Ponomarev/《纽约时报》

阿姆里在米兰郊区被杀后不久,意大利警察局长佛朗哥·加布里埃利(Franco Gabrielli)命令所有警察局对辖区内移民的状态进行检查。

中欧和东欧的欧盟国家强烈抵制引入移民,尤其是穆斯林。他们认为,他们在文化和经济上没有做好庇护众多陌生人的准备。

2015 年,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Viktor Orban)是第一位抵制大规模移民的欧盟领导人。他在匈牙利同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的边境上修建了一道围墙,以阻挡那些通过一条巴尔干路径逃离中东战火的难民;这条路径去年春天基本被关闭,因为欧盟说服土耳其止住了难民流,沿线的各国政府也关闭了大部分边境入口。

不过,欧尔班显然认为对于移民的强硬态度仍然是一种政府资本。他把视角放在了移民的固有危险上——他也是积极向特朗普看齐的少数领导人之一。欧尔班的发言人佐尔坦·科瓦奇(Zoltan Kovacs)本月在伦敦表示:“我们相信,美国思维方式的改变有助于其他人尊重匈牙利的立场。”

匈牙利国防部长伊斯特万·希米奇科(Istvan Simicsko)表示:“美国新政府的目标证明了匈牙利安全政策思维的正确性。”他指的是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上周在慕尼黑年度安全会议上的讲话。

“美国和匈牙利在强化北约以及对抗伊斯兰激进主义方面的观点也非常相似,”希米奇科说。

匈牙利下月可能会通过新的措施,以关闭避难申请遭到拒绝的移民所居住的营地,这些移民一边在营地里等待,一边规划过境前往奥地利和其他国家的企图。新措施实行后,移民将受到更加严格的限制,这些限制可能会违反欧盟法律以及关于移民的国际公约。

国际特赦组织和匈牙利政府正在陷入一场针对这些提案的口水战。

国际特赦组织欧洲副主任高里·范·古利克(Gauri van Gulik)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匈牙利对避难申请者和难民的粗暴对待中,将寻求避难的所有男人、女人和孩子聚集在一起、并将他们连续数月扣押在集装箱营地的做法创下了一项新的负面纪录。”

翻译 熊猫译社 刘清山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