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娱乐花边 > 正文
一战对整个世界的改变,还包括女性的穿衣打扮
2017年06月06日 娱乐花边 ⁄ 共 2113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2 views+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巴黎——当今的时尚圈钟情于一种说法,第一次世界大战改变了整个世界,至少在穿衣打扮上如此:女性终于摆脱了束身衣,投身工厂,获得了全新的自由。

在法国,一战百年相关的纪念活动仍在继续,位于巴黎的一个展览则提供了微妙且潜藏争议的视角。

展览名为“Mode et Femmes, 14/18” (一战期间的时尚),6 月 17 日之前在 Bibliothèque Forney 展出。策展人 Maude Bass-Krueger 以及 Sophie Kurkdjian 借此告诉世人,倘若一战加快了进行中的现代化进程,那么时尚领域的改变则深刻反映出人们对女性解放的不安。

Bibliothèque Forney 是一家装饰及应用艺术方面的研究类公共图书馆,经过大量翻修,借此次展览重新对外开放。这栋建筑位于巴黎玛莱区,是巴黎为数不多的中世纪遗址之一,其馆藏壁纸、海报以及时尚杂志皆价值不凡。

巴黎 Bibliothèque Forney 图书馆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与时尚的展览,漫画描绘了女性运动和旅行时的着装。

Bass-Krueger 和 Kurkdjian 两位女士都是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 (Centre National de la Recherche Scientifique)的历史学家, 该机构是法国最大的政府研究组织。两人用大量海报、43 张档案图片,72 版时尚杂志或讽刺周刊的内容填满了图书馆的展出空间。此外,他们还向巴黎时尚博物馆加列拉宫 (Palais Galliera)、法国莫城军事博物馆 (Musée de la Grande Guerre du Pays de Meaux)以及 Chanel 和 lanvin 租借了 15 套服饰,两家时装品牌即使在战争期间也没有停止营业。

“法国离不开高级时装产业。” Bass-Krueger 女士指出,纺织品以及成衣加工行业对于战时法国经济有着重大意义。“当时对这个产品的宣传力度非常的大,等于告诉法国女性他们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购买法国的时尚产品。”

举例来说,一战之前较短的喇叭裙刚刚问世,很快就被改装成“战时衬裙”,并且打着便于行动的头衔被大力推广,尽管改良版更为沉重、不便。

类似的例子是 1917 年问世的“水桶裤”,标榜比衬裙更轻,却因为脚踝处的束缚使得女性行动更为不便。上述两个例子都是为了劝服法国女性花钱买新衣服——而非让人穿着舒适。

1917 年的照片。

同样复杂的还有工作服的设计。由于男人们上了战场,女性承担起传统的男性岗位,例如开电车、送邮件、下车间等,女工的服装却反应出这一社会转变过程中的某些矛盾以及其过渡本质。护士岗位算是个例外,大多数女性都穿着裙子工作,暗指其内务属性。

Kurkdjian 女士指出,“女人们出现在巴黎的屋顶打扫烟囱,却总穿着不得体的衣服”:长裙很容易被管道、门或是各种机器绊住。

认识到风险之后,政府最终下文规定各个工厂务必为女工提供具有保护功能的服装,然而女性涉足传统男性领域却在媒体上招致各种非议。展览中,一本 1917 年的杂志通过连环画的形式展示了在酒吧一位全身工服的女性与另一位男性工人的对话。“你丈夫在干嘛?”“在家做针线活呢。”

事实上,女性工友仍在努力保持优雅,即使是工作服也要妥善装饰,衬衫或是套装上要配上胸针,项链、耳环也不能少——这对于战时大多数工作女性而言是很正常的事情。

德国纽伦堡市日耳曼国家博物馆的时尚历史学家、策展人, 《战乱中的衣橱,1914 – 1918》(Wardrobes in Wartime, 1914-1918)一书作者 Adelheid Rasche 表示,“在战争期间保持美丽简直是国家赋予的职责。不仅如此,女人还得像男人一样干活。有时候很难拿捏是该表现出摩登女性的帅气还是往日的格调。”

这一点在缅怀逝者的时候尤为明显。19 世纪的丧事冗长、复杂,战争使其不现实。此次展览中 1915 年的真丝连衣裙还有着褶皱青果领设计以及复杂的蕾丝装饰,然而到了 1920 年,同样的类型,外套短了不少,线条简洁,去除了细节设计。与此同时,女人被嘲讽为“风流寡妇”——甚至要被怂恿再婚生子。

这一切使得军人们所担心的新新女性与男性期望的形象决然分离。前线流传的杂志通过讽刺漫画将女性描绘得阳刚气十足要不然就是一掷千金疯狂购物。这些内容与另一面墙上士兵收到的 50 张明信片相对应,所有卡片都经过彩铅上色,加上工作室的处理,呈现出温顺、浪漫的女性形象。

这也给出战后女性遭到解聘且受迫重返家庭的原因。尽管 1919 年 Lanvin 设计的蓝绿色绉纱长裙相比战前的繁杂设计已然算是时尚领域的巨大革新,两性关系其实并没有真的跟上脚步。

正如展览所传达的,媒体报道往往强调女性的力量放在其个人魅力上,而非智力或是经济上的贡献。不仅如此,刚脱下束身衣,减肥的压力又来了。Kurkdjian 女士指出,“这就好比:我们给不了你们投票权,给不了你们真正的自由,但是你们仍然可以保持美丽。这就够了。”

又过了一场世界大战的功夫,直到 1945 年法国女性才获得了投票权,而真正意义上时尚圈的变革要到 1960 年代。正如展览所言,有些仗势必要打个数十载。

翻译 国舅

题图来自 YouTube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