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时尚资讯 > 正文
一代88必发官网诗仙——李白
2017年06月19日 时尚资讯 ⁄ 共 4348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5 views+

公元701年,李白出生于中亚碎叶城,当时执掌中国的,是77岁的女皇武则天。

至于李白是否出生在碎叶,以及他的家世,悬疑的可以和秦可卿的身世相媲美,但目前,最为可信的还是中亚碎叶城,陈寅恪和郭沫若都持这种说法。(我私下里觉得他是陇西人,是李建成的后人)。

碎叶城,即现在吉尔吉斯坦的托克马克市。我们最伟大的诗人竟然是外国人?李白同志的名字竟然是,李白斯基?是不是很难接受?不用担心,那个时候的吉尔吉斯坦属于安西四镇,是大唐的属地,所以李白是我们的,放心吧,连韩国都抢不走。

至于他名字由来,据说是他的母亲太白星入怀,所以取名叫李白。这是中国的老梗了,凡是有影响的人物诞生,总是要冒股烟的嘛,但这次冒的是白烟,所以叫李白。

五岁的时候,李白举家迁移到四川省江油市青莲镇。他的父亲李客应该是很富有,并严格督促李白读书。童年的李白很幸福,博览群书,熟读诸子百家。

十五岁的时候,李白剑术,并于。因为在唐朝为第一教,唐朝开国李渊建国后,觉得自己的姓氏不够高贵,于是,给自己抱了一条大粗腿,说自己是的创始人李耳()的后代,所以在唐朝地位。

李白十八岁时,遍游四川,经常住在大匡山,跟赵蕤学纵横术。纵横术是鬼谷子、张仪、苏秦这一群牛人所擅长的王霸之术。纵观李白这一生,其为人为文,受赵蕤的影响实在是太大。

李白一生的理想,就是作帝王师,宰执天下,在他的诗词中,总有一种气吞万里的气势,这些都是纵横家之学对李白的影响。

男儿岂能老死于牗下,何况是李白?自认为天下诗才第一,剑术第二,颜值第三,整个四川已经装不下自己这一身的才气了, “莫怪无心恋清境,已将书剑许明时”。25岁的李白,怀揣远大梦想,辞亲远游,仗剑出川,出去干一票大的,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

当时天下最繁华的地方是扬州。26岁的李白来到扬州,结交天下士,散金30万,豪气冲天。最后,豪气大发了,钱都花光了,穷困落魄,病倒在扬州。期间结识了诗人孟,在孟等朋友的帮助下,才算过了这一关。

孟当时38岁,比李白大12岁,洒脱自然,诗名远播,温习一首他的诗,上过小学的都背过。

小时候对这些诗人相当有意见,一言不合就作诗,高兴了,写诗,不高兴了,妈的还写诗,害得我们上学也背,回家也背,没完没了的背,背不好还得挨揍。

现在看来,正是拜托他们的才华,在犄角旮旯都能抠出来的这些诗,镌携着钟鸣之声,张扬着文字之美,成就了一篇篇难掩风华的绝章,真是民族之幸。

在跟孟诗酒唱和了一段时间,27岁的李白与前宰相许圉师的孙女许氏结婚,作了倒插门的女婿,住在安陆(湖北孝感)。李白始终心怀济世安邦的宏伟抱负,注定不是一个能安安分分呆在家里的人,婚后不久,就又开始了游历天下的生活,为自己的理想,寻找机会。

为实现理想,他两上终南山,拜访玉真公主,玉真公主是唐玄的亲妹妹。他还去洛阳拜访当时的宰相张说,刻意结交玄的女婿张垍,以及能够将他推荐给的人,希望得到玄的召见。

可惜,两次都没有见到玉真公主,而那个张垍,人品很差,不仅不帮忙,反倒在面前说了李白许多,这个白眼狼后来投降了安禄绿山。

这一切,并没有给他带来帮助,他还是那个布衣李白,失望之后,依然是失望,但是,永不的,是他心中纵横天下的梦想。

日子就在这寻觅与失望中慢慢流逝着,35岁的时候,蹭蹬蹉跎于长安的李白,认识了比自己大42岁的贺知章。贺知章读李白的《蜀道难》时,一唱三叹,说你简直就不是个人,你是降下来的神仙(谪),天上掉下个李哥哥。

自二十五岁怀揣王霸之术,有志于天下,仗剑出川以来,到现在已经十一年了,胃都喝溃疡了,也没找到个推荐的人,兜兜转转,一无所获。烦闷中,正与元丹丘、岑勋饮酒的李白愁肠百结,一个大酒嗝,一曲“将进酒”,排山倒海而来。

天生我才必有用的,朝如青丝暮成雪的悲凉,凝成这寂寞圣贤难以销除的悲愁。

李白四十岁的时候,许氏夫人去世,留下一子一女。倒插门的女婿,只好带着子女离开了安陆,到东鲁安家。混在东鲁的日子琐碎而平常,娶刘氏为妾,从诗中可以看出来,刘氏嫌弃李白的落魄,弃他而去,之后,李白又纳邻居鲁氏为妾,为李白生一子,后来都不见记载。

李白的绯闻名单很长,不是别人炒作的,都是他自己写在诗里的,王安石就说他的诗,不是喝酒就是女人(十之,言妇人与酒耳),一喝酒就嘚瑟。

转眼已经四十二岁了,或许李白自己也知道,机会对于自己来说已经十分渺茫了。

元丹丘,这个李白的至交,著名的,曾数次将他推荐给玉真公主,再加上贺知章的推荐,终于上达天听。唐玄读了李白的诗后,十分仰慕,宣召李白进宫,翰林。

命运就是这么神奇,出川十八年,苦苦追求的目标,在一个平常的早晨倏然而至,他以为终于可以手持牙笏指点江山了,“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这个背影很潇洒。

但是,命运只是跟李白开个玩笑。唐玄让他做的,只是用诗记录一下自已游玩的盛况而已,洗澡洗得高兴了,来,李爱卿,作首诗,吃饭吃的爽了,来,李爱卿,做首诗。感觉那么像一个专门负责发微博的编辑。

巨大的落差,加上桀骜的性格,使得翰林的日子,变得如此难熬,在玄身边,呆了一年多的时间,李白打报告,辞职回家,唐玄许可,赐金放还。

关于李白赐金放还,有很多演绎,最有名是说李白曾经让高力士脱靴,杨贵妃磨墨,从而得罪二人被,无奈离开,这当然是戏说,是胡扯的。

在唐玄身边一年多的时间里,李白是有很多机会向玄提出自己的主张的,如果他确实是一个合格的人才的话。但是很遗憾,他没有抓住机会。

我根本不认为李白能做个合格的家,即使他被唐玄重用,也不会有什么大作为,这一点,从他的性格就可以判断出来,在《甄嬛传》里,他活不过两集。

我们不必以的心态替李白感时伤怀,他也许没有平天下、济的才能,也许是没有等到施展才能的机会,这都不重要了,事物都有两面,大唐少了一个二把刀似的,中华多了一个诗仙,是彼此的幸运与成全。

作为一个诗人,他以他的才情了历史的星空,诗坛上他早已超越了帝王级别,他是的神仙,偶因向我们一展芳华。

赐金放还那一年的夏天,44岁的李白,见到了33岁的杜甫,在他们而言可能就是隔壁老李遇见了隔壁老杜,而在我们看来,这一面电光火石般耀眼,用闻一多的话说,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最重要的会面,第一是孔子遇见的。第二就是李白遇见了杜甫,这是属于历史的时刻。

接下来一年多的时间里,李白与杜甫,三次相约游历,喝酒作诗,又给学生们布置了许多作业。当时跟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诗人,比李白小三岁的高适。历史留下了此时三个伟大诗人的笑声,不久之后的安史之变,三人却各有境遇。

我不懂诗,对他们谈诗的场面没有过多的体会感受,我倒是仔细体会了一下喝酒的场面,一定很嗨。他们文化圈一喝酒就吹牛,尤其是李白,本来就有大的不说小的,一喝多,更没边了,把老实巴交的杜甫都带沟里了,说我好久没了,闲得膀子难受。李白说,那算啥,一天杀一堆。

失意中的李白,流连于金陵,依旧为自己的梦想寻找着机会,一次次的失望,一年年的奔波,50岁的李白累了,在他乡的寓所里,看着皎洁的夜空,李白泪下沾巾,他想家了。

回到东鲁的李白已经51岁,的心累啊,娶个老婆吧。于是,娶楚客的孙女为妻,这一次,仍旧是倒插门。作为前宰相,楚客的名声并不好,但是,夫人对李白,却是很好。

即便如此,与夫人的婚姻,也没有让李白停下追梦的脚步,婚后没多久,李白再次启程,抵达边境幽州,并再次在金陵等地盘桓。

李白一生从来没有停下脚步,一直在四处游历,他还是个有执照的,炼丹吃丹,感觉像铅中毒,多动症似的,不出去溜达浑身难受,停不下来了。

庄户人汪伦,经常请李白喝酒,李白对倨傲,但是对乡邻旧友,却相处愉快,与汪伦分别后,李白赠诗一首。于是,一个普通庄户人的名字从此别在了唐诗衣袂之上。

此时,承平日久的大唐迎来了巨大的危机,安史之乱爆发,这一年,李白55岁。

唐玄都跑了,何况一个小老百姓?也跟着往南跑吧,李白携带夫人,一狂奔,跑到庐山中隐居起来。

唐玄一口气撩到四川去了,喘息甫定,便诏令天下兵马勤王,命太子李亨、永王李璘等就地组织队伍抗击安禄山。正在招兵买马的永王李璘,听说李白在庐山,派人三次李白下山参赞军务。

李白一生都向往着“拯危济难、用世立功”,志在“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纵横家的特点就是,天下哪里乱就挽着胳膊冲向哪里,如今天下已乱,这不正是彼辈建功立业的好机会吗?

我估计下山的时候,李白是哼着小曲的,得意啊。“安禄山,你这个孙子,要反你早点啊,非等我牙都快掉光了才反?且看我荡平宇内,分破帝王忧。”

从李白的诗里可以看出来,他把平天下看得云淡风轻,“暂因起,谈笑安黎元”,“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不仅要平天下,还要举重若轻,姿势漂亮。看来,东晋的谢安是他的偶像。可是,从李白的行为来看,我总觉得他遇到了假老师,根本就做不了一个纵横家。

可笑的是,太子李亨火线,直接宣布称帝,唐玄退位为太上皇,同时,宣布永王李璘的部队为非法武装,并随即向自己的弟弟发动了。对唐玄来说,最大的反贼竟不是那个干儿子安禄山,而是自己的亲儿子。

剧情反转的太快,可怜的李白,嘴角的得意还没有完全荡开,就从平叛的王师变成了叛军。

李亨的军队迅速击溃了永王的军队,永王被杀,李白逃跑未遂,被活捉,关在浔阳,这一天,距离李白哼着小曲下山的时候,不到两个月。

还记得十一年前,李白、杜甫、高适三人悠游梁宋之间,把臂言欢的场景吗?而现在,杜甫南逃的时候,腿脚慢了点,被安禄山抓在牢里,李白被李亨抓在牢里,那么高适呢?

指挥部队击溃永王部队的统帅就是高适,也就是说,稀里糊涂的李白被自己的哥们稀里糊涂的牢里,看他这一时期的诗,他确实是真没明白怎么回事,我想被抓的那一刻,李白一定是凌乱的不要不要的,什么情况啊这是?这一年李白57岁。

读高适的诗,总有一种大漠孤烟,落日胡笳的苍凉之感,这与他的军旅生涯有关。

最后在宋之问侄子的百般营救下,李白被判流放夜郎,就是今天的贵州省遵义市附近。

在流放的途中,还没有走到夜郎,走到白帝城附近,朝廷赦免流放罪犯的诏书下达。体会一下当时李白的心情。

一次,看了某诗刊刊登的一首现代诗,看得一头雾水,直到最后解释才看明白,写得是大姨妈。把诗糟蹋成什么样了?也不怕李白跑出来掐死你。

遇赦之后的李白,流连于金陵与梁城之间,主要依靠友人接济为生,贫病交加,穷困潦倒。

夫人在李白61岁的时候,离开了他,去庐山。此时,李光弼安禄山,李白执意去投军,无奈半病倒,方才作罢。61岁的老人啊,那一刻,凄凉的让痛。

投奔李阳冰时,不好意思开口明言,直到送别在船上,才写一封信告诉李阳冰,自己不是来作客的,而是落魄依附的。

当一切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虚妄的时候,当一切只能求诸于酒中和梦中的时候,才高心傲如李白者,何以排遣?

公元前762年,冬11月,62岁的李白将一生仅存的诗稿,交付给李阳冰,做《临终歌》,孤独而去。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